您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 > 科技 > 正文

應對疫情考驗:智能化風控漸成銀行標配

來源標題:應對疫情考驗:智能化風控漸成銀行標配

本報記者 陸宇航

近年來,在日新月異的金融科技助力下,各家銀行構建智能化全面風控體系的步伐日漸加快。當前,疫情的挑戰對銀行提供“非接觸”服務的能力和智能風控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為更加多元化的線上服務提供保障。面臨挑戰,在科技實力方面與大中型銀行差距懸殊的區域性中小銀行,應該結合自身特點探索智能化風控之路。

“非接觸”模式倒逼風控提升

“有了這169萬元貸款額度在手,就有了一筆備用金,有需要立馬可以支用,不用的時候也不用付利息,復工復產安心多了。”在使用了上海新城支行推薦的“個體工商戶經營快貸”后, 上海軒封商貿中心的張老板所面臨的資金周轉緊張的窘境很快就迎刃而解。

在快速地為有需要的個體工商戶送去金融服務,并保證業務可持續性的背后,離不開金融科技的助力。“該產品針對個體經營者公私一體化經營特征,建立專門的額度測算模型,通過大數據挖掘技術,實現對其全方位精準畫像,從而給予適當的信用貸款額度。”建行上海市分行有關負責人表示。

這只是銀行業開展“非接觸”業務中預防風險的一個例子。在疫情中,各家銀行對“非接觸”金融模式的嘗試日漸走入深水區,而能否做好風控,也成為對各家銀行探索“非接觸”業務模式的一個重要考驗。“隨著‘非接觸’服務范圍擴大,銀行的操作風險、網絡風險和安全風險在加速異化。”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認為。

“風險管理將成為銀行生存發展的一項核心能力。當前信用風險上升,特定地區可能會面臨較大挑戰。因此,如何駕馭復雜風險、轉變風險管理理念、提升風險管理手段,將成為銀行實現風險創造價值的關鍵能力。”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

“非接觸”服務模式也將倒逼銀行風控水平的提升。中行近期發布的《2020年二季度經濟金融展望報告》顯示,智慧信貸提升銀行風險控制能力,是“非接觸”服務模式轉型催生而出的趨勢之一。中行課題組專家認為,在銀行數字化轉型過程中,風控手段更加依賴于完備的貸款組合監控指標體系及風險識別預警系統。結合宏觀經濟、行業特征及公司經營情況等多維數據的積累,銀行有望對其信貸組合持續監測,并及時化解重大風險。對于轉為逾期的資產,可結合銀行系統數據,判斷客戶的債務承受度及償還意愿與能力,及時做出相應判斷。

“應對挑戰,銀行應該構建智能化的全面風險管理系統,實時防控新服務模式的衍生風險。” 在董希淼看來,下一步,依托能實現“萬物互聯”的物聯網技術,銀行可通過傳感器等采集數據,實現資金、信息、實物三者結合,助力貸后管理、風險預警等。

智能風控多場景發力

構筑智能風控體系,已成為銀行業的共識。工行表示今年將加快智慧銀行在各個領域的落地應用,要全面提升智慧風控能力。在中行實施的數字化轉型中,智能風控亦是重要一環。建行則持續完善全面主動智能的風險管理體系,推進風險管理系統建設優化,強化數字化、智能化、集約化風險管控,構建智能風控系統,加速從“人控”向“機控+智控”轉變。加大計量工具對客戶選擇、管理決策和風險管控的支持力度,研發應用線上業務風險排查系統。

全方位的智能風控體系,為保障銀行經營行穩致遠筑起了一道可靠的防護墻。在服務小微的過程中,民生銀行通過實時對接稅務、工商等第三方數據,對申請人及其所使用的設備進行欺詐甄別,結合三大評分和五大核心風控體系進行智能決策,實現客戶貸款申請的全線上操作和一站式服務,在提升客戶體驗的同時,實現降本增效。

在零售業務領域,渤海銀行充分發揮數據驅動的能力,利用大數據的挖掘技術,通過對存量自有線上業務數據的挖掘分析,利用AI機器學習技術并結合隨機森林模型,對多維度的數據識別其中規律,構建了基于風險定價的客戶風控模型。

而在線上信貸業務反欺詐領域,建行一方面搭建全流程、智能化線上業務欺詐風險防控平臺,在建立企業級智能化欺詐風險管理平臺的同時,開展反欺詐數據挖掘和信息共享,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技術,提升應對反欺詐的技術能力,支撐業務場景快速釋放;另一方面通過構建全面高效反欺詐技術手段,實現“事前—事中—事后”全流程風險防控,從渠道層、客戶級和產品級三個方面布局反欺詐技術,形成多層次風險防御網絡和核心技術能力。

中小銀行努力破題

“線上渠道與線下渠道有著不完全相同的風控邏輯與策略。不少中小銀行受限于自身客戶數據維度單一,難以通過數據建模對客戶進行多維分析,進而分層分群。” 京東數字科技集團副總裁、金融科技事業部總經理謝錦生表示。

事實上,不僅是在客戶數據上的差距,在人才、科技、資源支撐等方面與大中型銀行的差距,也讓一些中小銀行對金融科技風控保持觀望的態度。

對此,畢馬威風控轉型服務團隊認為,中小銀行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首先,中小銀行需要切實考慮客戶對象、業務規模、數據質量、系統支撐等方面的實際情況,厘清對金融科技風控的定位與使用方式。

其次,在諸如客戶風險畫像、信息反欺詐、額度測算、押品管理與估值、貸后預警等領域,金融科技風控技術已經趨于成熟,且在國內多家同業機構實施落地后已經顯現效果。對于這些領域,中小銀行可考慮采用“跟隨式創新”的策略與思路,積極學習同業經驗、合理評估自身實際、充分探討必要程度,選擇金融科技對現有風控工作能力提升的落腳點,轉觀望為行動。

再次,有效實現金融科技風控需要一家金融機構在人才隊伍、數據治理、科技實施等方面的支撐。中小銀行既要在關注同業機構實現效果的同時關注成功背后的成本與付出,也需要堅持不懈地提升自身的基礎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加強與外部機構的合作仍是中小銀行的重要選擇之一,而隨著銀行業對金融科技需求的不斷增加,第三方機構所提供的方案也日益精細化。“在數字化轉型升級的過程中,金融機構因其所處業務階段不同,需要補齊的能力也各有差異。例如,有些民營銀行已開始引入分布式大數據生態體系,需要的更多是服務層與應用層的工具。” 謝錦生表示,京東數科對金融機構提供的“技術+業務”解決方案中包含的上百個產品及解決方案都可以組件化輸出,與金融機構原有系統無縫集成,不僅可以實現IT架構隨著業務需求逐步迭代演進,避免成本浪費,也易于機構科技人員逐步接手,真正實現自主可控。

標簽:
最熱文章
最新推薦
北京赛车pk10微信大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