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文化 > 正文

周芷若是如何“放短線,釣大魚”的?

1

好多年前,我在朋友圈問過一個問題:“金庸小說中的女主角中,你最喜歡誰?”

有人給出的答案是黃蓉,有人說是程靈素,有人說是任盈盈,還有人說是小昭、雙兒。小龍女、儀琳等的得票數比較少,但也有人選。

作為趙敏黨,我給出的答案當然是趙敏。

忽然,一個師兄拋出來一句:“我最喜歡的角色是周芷若。”

這個石破天驚的答案頓時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追問:“為什么?”

師兄回答:“因為她是整本金庸小說中,唯一一個有自己的理想抱負,而不滿足于做男性附庸的女性角色。”

這個視角的確很新鮮、獨特,我頓時對師兄表示折服。

要知道,很多男性給出的答案是“小昭”或“雙兒”,因為這兩個絕不會要求男主角專一的角色,幾乎滿足了男性對伴侶的所有幻想。作為一個男性,師兄能有這樣的視角殊為不易。

的確,周芷若是很有政治抱負的人,甚至可以說是野心暗藏。張無忌對官場名利毫無興趣,更沒有建功立業的野心,可她有。

張無忌和周芷若訂婚之后、成婚之前,有過一次關于未來的談話。

張無忌表達了“驅除韃虜”之后自己想退隱山林之意,周芷若道:“師父將這掌門人的鐵指環授我之時,命我務當光大本門,就算你能隱居山林,我卻沒那福氣呢。”

驅除韃虜、跟張無忌退隱并不是她的理想,她的理想是揚名立萬、威震武林。

跟張無忌、韓林兒一起去大都,韓林兒說:“那時候啊,教主做了皇帝,周姑娘做了皇后娘娘,楊左使和彭大帥便是左右丞相,那才叫好呢!”

周芷若聽罷,表情是“雙頰暈紅,含羞低頭,但眉梢眼角間顯得不勝歡喜。”

張無忌大手一揮,表達了對這種說法的不喜。周芷若聽他說得決絕,“臉色微變,眼望窗外,不再言語”。她的野心,恐怕不止一個峨嵋派掌門那么簡單,甚至說她一直有一個“皇后夢”也未可知。

周芷若是有權力欲的,感情婚姻對她而言倒顯得沒那么重要。這就不難理解,她最后為何要在武林立威,想讓“峨嵋”成為武林第一大派。

從這個角度來說,她的確是挺有獨立意識,自始至終不依附任何人,連感情也可以成為她追求成功的墊腳石。

可是,如果說她是金庸小說中唯一一個追求理想且不依附男人的女性,那我不同意。畢竟,在周芷若之前,還有一個滅絕師太呢。

滅絕師太雖然古板、愛面子、喜奉承,但她依然有人格魅力。她雖然也狠辣,但頗有一代宗師風范。

滅絕師太臨死前跟周芷若說:“為師的生平有兩大愿望,第一是逐走韃子,光復漢家山河;第二是峨嵋派武功領袖群倫,蓋過少林、武當,成為中原武林中的第一門派。”

她把第一個愿望放在了前面,是一個心中有民族大義、家國情懷的人,而周芷若當上峨嵋派掌門后,幾乎把師父的囑托拋之腦后了。

不管做什么事情,她的出發點似乎全只為了自己,這種格局比之滅絕師太是小太多了。

真要說不依附男人的獨立意識,滅絕師太顯然比她更高一籌。

2

看《倚天》,很多人都為周芷若的“黑化”惋惜不已,但在我看來,周芷若其實一直沒有變。張無忌逃婚之前,她的心機只是被刻意隱藏起來了。

周芷若第一次出場,是在漢水舟中。

其時,她的父親剛死,她則被張三豐救下。對于很多這個年紀的小姑娘來說,生活中發生這樣的變故,可能已經哭得不省人事,但她卻能調整好心態,見少年張無忌鬧脾氣,還能主動上前給他喂飯,三言兩語說得張無忌乖乖就范。

從這些細節可以看出來,她很堅強,而且很有察言觀色的能力。

周芷若第二次出場,是在樹林中遇到了長大了的張無忌和殷離。

周芷若的心計,在此也已初露端倪。她不愿意欺凌殷張二人,但卻不想和刁鉆狠毒的丁敏君師姐發生正面沖突,丁敏君要她出手教訓殷離,她毫不猶豫地俯首聽命,卻在打斗中假意受傷。

這樣做,既不違自己心意,又不得罪師姐,手腕堪稱圓滑高明。金庸通過蛛兒之口道出周芷若“小小年紀,心計卻如此厲害”。

在光明頂上,她站在滅絕師太身旁,以向師父討教武功為名,旁敲側擊、拐彎抹角地指點缺乏實戰經驗的張無忌反敗為勝。

這中間,她還不忘保護自己,還說得師父心花怒放。

你看,她什么都想要,卻什么代價都不想付,并且自以為自己的計謀不會被旁人和師父識破。

縱然是做好事周芷若也要偷偷摸摸,那么,我們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她做壞事更要隱隱藏藏了。周芷若的悲劇,不在于她太狠毒太偽善,而在于她太貪。

偷得屠龍刀倚天劍后,為嫁禍于趙敏,周芷若不惜把自己耳朵也割了一小片。醒來以后她看到殷離的臉被劃爛的慘狀,第一反應不是驚呼,而是摸了摸自己的臉,問張無忌:“我也這樣了么?”

這一點明顯不符合人之常情,似乎只是為了引導張無忌發現她也受傷了。她試圖以割一小片耳、割頭發這樣最小的代價,換得了最大的利益。

周芷若發現頭發也被削去了一部分,張無忌安慰她說可以把兩邊的頭發攏過來遮住,她第一反應就說張無忌在回護趙姑娘……“頭發”和“趙姑娘”這兩件事,根本“風馬牛不相及”,不知她怎么聯想得起來的。

殷離“死”后,張無忌大慟,恨恨地說要取趙敏性命。周芷若先是冷冷地諷刺他下不了手,后來見張無忌發誓,才贊他是好男兒。

接下來,她的舉動特別耐人尋味:“搶上幾步,撫著殷離的尸身大哭起來”。

周芷若到底不是作惡作假的行家,若是張無忌心細如發,這幾個細節可能已經讓她暴露了。

這些反應,充分暴露了她最在乎的,是張無忌會不會對趙敏心軟,所以她要利用一切機會給張無忌施加道德壓力,時刻提點他“趙敏是你的死敵”。

3

我理解周芷若,是因為她出身不好,也沒有真正被疼愛過。雖然投入峨眉門下,但想必成長過程中也受了不少委屈,唯一的自保方式就是靠討師父歡心、獲得師父的青睞。

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人,一旦得到機會,極有可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理解歸理解,但我不認同她,因為這個人人品太有污點。

在靈蛇島上,她下藥、偷刀、毀容、拋尸、栽贓等等事情,做得一氣呵成。這中間,只要稍有猶豫、害怕,可能就前功盡棄。這種狠絕、毒辣,一般人真是及不上。

到后來,真相大白,她又能將這一切甩給“滅絕師太”,說自己是“師命難違”。

雖然她口口聲聲說自己“一個弱女子,沒有什么主意”,但實際上,她內心里的算盤打得比誰都響。她很貪心,“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

很多人讀到張無忌逃婚一節,總覺得一個女人在大庭廣眾之下被逃婚實在太可憐了,這可能是造成周芷若最終發生“質變”的一個時點,可我不這么認為。

起初,周芷若殺人滅口、栽贓嫁禍,是既想要事業又想要愛情。眼看愛情要不到了,她就要退路。

張無忌在婚堂上隨趙敏離開時,跟周芷若表達的意思不是不成親,只是推遲些時日,而且他明確說了是“為了義父”。

如果周芷若不心虛,大可對這起“節外生枝”做淡化處理,可她先是使出最惡毒的九陰白骨爪功夫想讓趙敏立斃當場。

同時,當著眾英雄的面把張無忌的逃離說成是“背信棄義”,隨后,“拋開鳳冠,雙手一搓”,把鳳冠上的珍珠捏成粉末,說道:“我周芷若不雪今日之辱,有如此珠!”

這個細節,其實挺值得考究。搶婚固然是奇恥大辱,但周芷若為什么想置趙敏于死地?不僅僅因為她是情敵,更是因為趙敏是戳穿她偽裝的關鍵。

趙敏被張無忌所救,只受了重傷沒有性命之憂,周芷若大概也知道自己的秘密隱藏不了多久了,所以接下來,她只能先搶占道德制高點,讓張無忌覺得自己辜負了她。

那么,日后真相大白,“她傷害張無忌的”和“張無忌傷害她的”,才可以“兩兩抵消”,她才好獲得原諒。

你看,不管做什么事,她其實是給自己留了后路的。她舍不得放長線,但卻想釣到最大的魚。

從張無忌的角度來說,他潛意識里并不喜歡周芷若,只不過是情勢所逼,加之他性格又很優柔寡斷,所以兩個人一步步走到了成婚的田地。

而他選擇了逃婚,與其說是趙敏所逼,不如說是潛意識作祟。

他不是不知道趙敏出現的用意,也不是不明白營救謝遜未必就得趕在那一天,但他還是離開了,不過是遵從了內心深處的本能:他不想和周芷若結婚,他更愿意和趙敏在一起。

到后來,趙敏和張無忌假扮私奔小夫妻寄宿在少林寺山腳下杜百當、易三娘的家中,周芷若還是跑去杜氏夫婦的家中試圖加害趙敏。

書中對這一節是暗寫,但指向已經非常明顯:殺人者是周芷若。

原著中是這么說的:

趙敏道:“那人要殺的是我,先把杜氏夫婦殺了,躲在這里對我暗算,決不是想傷你。”張無忌道:“這幾日中,你千萬不可離開我身邊。”沉吟片刻,又道:“不到一年之間,內力武功怎能進展如此迅速?當世除我之外,只怕無人能護得你周全。”

這里的“不到一年之內”,說的正是周芷若。

可能會揭開周芷若在靈蛇島上偷刀殺人真相的人,還有一個:謝遜。

大概是因為在小客店里,謝遜偶然得知奪刀、栽贓之人是周芷若,所以他才會莫名其妙失蹤,最后被關在少林寺中。

屠獅大會上,謝遜前腳被張無忌救出來后,后腳就為周芷若所擒。當時謝老爺子見了周芷若,說了一句:“呸!賤人……”話剛出口,就被周芷若點了啞穴。

謝老爺子這一句“呸,賤人”說得真是“萌”爆了,我看原著時差點沒笑出聲來。也只有謝遜敢罵周芷若,周芷若也只能容忍謝遜罵自己“賤人”而不痛下殺手。

謝遜是如何得知奪刀嫁禍之人是周芷若的呢?

書中沒有明說,張無忌離開客店后,周芷若和謝遜在那家小客店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也只有當事人知道了。

只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不管是周芷若想殺趙敏還是想殺謝遜,都是為了要殺人滅口。一個人一旦大開殺戒,想收手確實很難。

事實上,周芷若的狠毒,在離開荒島之后就表露出來了,只是張無忌不曾察覺而已。趙敏派去接他們的水手,剛上岸就被她和謝遜聯手殺光。

三人上岸后,遇到七八個采參的客人,周芷若道:“義父,是否須得將他們殺了滅口?”張無忌喝道:“芷若你說甚么?這些采參客人又不知咱們是誰。難道咱們此后一路上見一個便殺一個么?”

周芷若想殺人但是不問心慈手軟的張無忌,而是問同樣殺人如麻的謝遜,一旦得到義父的首肯,她殺起來絕不會留情。

這就讓我不得不想起趙姑娘了。看到蒙古軍欺凌婦女,她讓手下把蒙古士兵殺了個精光。趙姑娘對付武林人士最多使點捉弄人的手段,是遠遠稱不上歹毒的。

4

金庸小說中,我覺得寫得最流暢、讀起來最蕩氣回腸的,不是眾人口中的巔峰之作《天龍八部》,而是《倚天屠龍記》。

《倚天》里,有兩大高潮。第一個高潮,是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張無忌力戰群雄,護得明教全身而退。第二個高潮,是屠獅大會上,周芷若大展身手,讓人不敢小瞧了峨嵋派。

第一個高潮過后,趙敏“光彩奪目”地出場;第二個高潮過后,趙敏的光環徹底退卻,一個有女王范兒的郡主成為了張無忌身邊的小女人。而周芷若,則在這兩個高潮之間,完成了身份逆襲。

周芷若在屠獅大會的出場,非常有意思。在所有門派中,她最后一個到來,并且非常講排場、講聲勢。

先是快步走進四名女尼,各執拂塵,朗聲報上名號。隨后,這四名女尼倒退,轉身而出,齊進齊退,宛若一人。接著,她們不著急進來,而是等少林寺群僧出迎,才列隊而進。

打頭陣的,是八九十名女弟子;隨后,周掌門出現;跟在她身后的,是二十多名男弟子。最有特色的是,她們不像是別的門派一樣露出兵刃,而是把兵刃藏在木盒之中。

看這一段時,我常常在想:我們平常排練一個舞蹈都要花上一兩個月的時間。周芷若為了這個出場,得培訓了弟子多少天?!

見到大場面的趙敏,看到這一切,“嘴角微斜,大有輕蔑之意”。的確,周掌門為了展示峨嵋派雄風、挫張無忌威風,實在是大費周章了。

什么樣的人需要這樣虛張聲勢呢?窮而乍富之人。

周芷若此舉,頗有些像一個窮怕了的人,忽然得了一大批財富,于是恨不能每個指頭都要戴上一個金戒指招搖過市,生怕別人看不見。

此時的周芷若,武功大進,只缺一個揚名天下的機會。屠獅大會,對她而言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她如何肯輕松放過?

威震武林人士,光靠展示身手是不行的,還得夠狠,得讓人聞風喪膽,所以周芷若默許手下使用陰毒的暗器“霹靂雷火彈”并殺死幾個無辜之人。

果真是細微之處見彪悍。

刷存在感、威懾武林人士的方式有很多種,但周芷若選擇了最陰毒的一種。有點實力墊底之后,她徹底放棄了自己一貫的“低調藏鋒”作風,而是選擇了“高調亮劍”。

隨后,她所學的這門快速上手的武功被玄冥二老盯上了。

周芷若中了玄冥神掌后,趙敏好心抱住她,但她卻試圖將陰毒傳遞到趙敏身上去。

她故意讓本門中人看到自己手臂上的“守宮砂”,表明自己雖然自稱是宋青書的夫人,但實際上還是處子之身,不過也只是為了讓張無忌知曉。

后來,她把趙敏擄走,并將張無忌帶到趙敏藏身處,問他到底喜歡誰。如果張無忌和先前一樣意志不堅定,誰在他跟前他就說喜歡誰、想娶誰,那張無忌最后也是她的了,趙敏會輸得很慘。

看《倚天》一書,我是不折不扣的趙敏黨。我不喜歡周芷若,大概是因為我天性不喜歡心機太深的人,懼怕與“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的人來往。這樣一個人,你讓我怎么喜歡得起來呢?

三聯版里,《倚天屠龍記》寫到張無忌幫趙敏畫眉,聽到周芷若在窗外說話,眉筆掉到了地上,就大結局了。新修版里,金庸在這一段后面又拉拉雜雜加了這么一大段話作為結局,大家感受下:

趙敏輕推張無忌,道:“你且出去,聽她說要你做什么?”張無忌躍出窗子,見周芷若緩緩走遠,便走快幾步,和她并肩而行。周芷若問道:“你明天送趙姑娘去蒙古,她從此不來中土,你呢?”張無忌道:“我多半也從此不回來了。你要我做一件事,是什么?”周芷若緩緩地道:“一報還一報!那日在濠州,趙敏不讓你跟我成親。此后你到蒙古,盡管你日日夜夜都和趙敏在一起,卻不能拜堂成親。”張無忌一驚,問道:“那為什么?”周芷若道:“這不違背俠義之道吧?”

張無忌道:“不拜堂成親,自然不違背俠義之道。我跟你本來有婚姻之約,后來可也沒拜堂成親。好!我答允你。到了蒙古之后,我不和趙敏拜堂成親,但我們卻要一樣做夫妻、一樣生娃娃!”周芷若微笑道:“那就好。”

張無忌奇道:“你這樣跟我們為難,有什么用意?”周芷若嫣然一笑,說道:“你們盡管做夫妻、生娃娃,過得十年八年,你心里就只會想著我,就只不舍得我,這就夠了。”說著身形晃動,飄然遠去,沒入黑暗之中。

張無忌心中一陣惘然,心想今后只要天天和趙敏形影不離,一樣做夫妻、生娃娃,不拜堂成親,那也沒什么。“為什么過得十年八年,我心里就只想著芷若,就只不舍得芷若?”又想:“她其實并沒跟宋青書成親,和我又曾有婚姻之約。她做了不少對不起我的事,此刻想來,也并沒真的對我壞。有些事情,她是受了師父逼迫,不得不做。她雖盜了屠龍刀和倚天劍,但現下屠龍刀復歸我手,表妹殷離也沒死……

“愛我極深、很想嫁我的,除了芷若,自然還有敏妹,還有蛛兒,還有小昭……”

張無忌天性只記得別人對他的好處,而且越想越好,自然而然原諒了別人的過失,別人所以對他不起,往往也是為了愛他,想到后來,把別人的缺點過失都想成了好處,即使心頭還留下一些小小渣滓,也會想:“誰沒過錯呢?我自己還不是曾經對不起人家?小昭待我真好,她已得回了乾坤大挪移心法,這個圣處女教主不做也不打緊。蛛兒不練千蛛萬毒手了,說不定有一天又來找回我這個大張無忌,我答允過娶她為妻的……”

這四個姑娘,個個對他曾銘心刻骨地相愛,他只記得別人的好處,別人的缺點過失他全都忘記了。于是,每個人都是很好很好的……

這個結局,看得很多人受不了,這個結局顯得張無忌很無恥,而周芷若也很不要臉。

金庸自己也說很多讀者接受不了他這么改結局,是因為太年輕。我倒覺得,趙敏黨們不必過分擔心。小說鋪墊到了這里,張無忌必是趙敏的無疑。

張無忌對待感情,本就很沒有自知之明。

屠獅大會上,周芷若都已經自稱是“宋夫人”,宋青書身受重傷,眼看就要不治,而張無忌心里想的還是“芷若成了寡婦,能不能和我再續前緣”。

殷離已經認出了曾阿牛就是張無忌,但也挑明了自己喜歡的就是那個少年張無忌而不是眼前這個成年張無忌,他還幻想蛛兒哪天會和自己成婚。

小昭已經遠去波斯,并且看情況她母親黛綺絲也被留為人質,以小昭的脾性定然不可能為了和他在一起而舍棄母親的性命,但他還是會認為“小昭做不做教主不打緊”。

過得十年八年,他不會只想著周芷若的,他會想念所有愛過自己的女子。而他所想念的這些女子,未必真會如他所愿爭先恐后想要嫁給他,特別是野心暗藏的周芷若。

他也只能想想罷了,但是依然舍不得離開趙敏。

因為趙敏最像他的媽媽殷素素,都是一樣的美貌、富有智計,都是一樣的帶點邪氣但對自己的男人毫無保留。

男人終其一生在愛情方面尋找的,都是一種安全感,一種家的感覺,一種童年有過的熟悉感。這四個女子中,只有趙敏能給到他這些。

小昭太像丫鬟,殷離太像兒時的玩伴,周芷若能獲得他的原諒但她的陰毒和心機也會令他不寒而栗,只有跟趙敏在一起,他才最輕松自在,找回久違的、童年才有過的溫暖和安全感。

跟小昭在一起,張無忌是高高在上的男神。跟殷離在一起,張無忌說的情話更像是調侃和安慰。跟周芷若在一起,不管說什么做什么都顯得很刻意。只有跟趙敏在一起,他們倆才更像是戀人,有的是徹徹底底的開心和快樂。

我就問一點:張無忌敢脫掉周芷若的鞋襪嗎?敢跟她開玩笑說她是“大膽妖女”嗎?敢“伸手按住她的嘴”嗎?敢“挽住她手臂,在大雨中緩步前行”嗎?

他不敢,因為他對周芷若是“又敬又怕”。女人一旦讓男人產生了“敬怕”之心,也就離男人心猿意馬不遠了。

再說了,我們替趙敏不值有什么用呢?她自己心甘情愿,這一點最大。

當然啦,“周芷若黨”也不必為周芷若感到不值。《倚天》一書結束,周芷若的人生才算正式開篇,因為峨嵋派并未受損,但她的江湖地位已經確立。愛情沒了就沒了,但事業終究是自己的。

像趙敏和周芷若這樣的姑娘,不管去到哪里,不管有沒有男人,都一樣會活得好好的。

--END--

作者:晏凌羊,80后,情感專欄作者,新女性主義作者,中國作協會員。著有暢銷書《那些讓你痛苦的,終有一天你會笑著說出來》《愿你放得下過往,配得起將來》《愿你有征途,也有退路》《我離婚了》《有你的江湖不寂寞——金庸武俠小說的另類解讀》以及兒童繪本《媽媽家,爸爸家》。擁有13年金融從業(管理)經驗,現為廣州某文化信息咨詢公司創始人、某文化傳媒公司聯合創始人。出生于云南麗江,現居廣州。:晏凌羊~

標簽:
最熱文章
最新推薦
北京赛车pk10微信大群